就像要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千萬一樣,盲目的等待與過度的追求,幸福都不會理所當然地降臨。

等待幸福是一種學問,就像要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千萬一樣,盲目的等待與過度的追求,幸福都不會理所當然地降臨。
與其老是對著宅在電腦前或莫名其妙參加沒有意義的聚會,以為那樣真命天子就會從螢幕或大門口走進來,那妳可是想錯了! 多數的人在幸福之前,不是自怨自艾,就是只會羨慕別人,彷彿幸福應該是注定的自動送上來,而不知道要反省一下自己的狀態,那樣的女生,即使幸福來敲了門,用腳指頭想也知道留不住幸福。
是的,也許妳的幸福是被妳自己了起來,妳卻從來沒有發覺,是此,教主特別點出妳可能從未想過的與幸福的重要關連,然後迅速地改邪歸正,讓幸福跟著風水一起轉進妳的人生吧! 全世界的女人都知道,沒有醜女人,只有懶女人。
教主並不認為光鮮亮麗穿戴名牌就叫做打扮,有時那只是一種不打扮就沒有自信的表現而已。
教主這裡說的打扮,是一種心境,一個女人如果連自己的樣貌都不在意,頭髮也不梳整,從不認為噴點香氛或搭配一下穿著再出門是應該的,那麼,妳根本其實沒有準備好要戀愛。 一個在戀愛中的人是一定會在意自己的外表的,因為希望自己能夠隨時看起來好看,戀愛中的人更會在意外表,因為愛上了一個人而被那個人愛著的自己,會更喜歡自己的樣子。

* * * *



每次總覺得自己談錯了戀愛,好像永遠無法遇到心靈契合的戀人,那麼有沒有可能是自己一再執著去尋找和自己不適合的對象有關呢?


很多人在尋找對象或戀愛的時候,總是舉棋不定,一下子覺得不妥、一下子覺得不安、一下子想退縮……等,我明白戀愛就是這樣讓人難以捉摸當下的感覺,才會顯現出戀愛的可愛之處,但大多數人都是自尋煩惱,把事情複雜化,替自己的戀愛增添了很多不確定感。

在奠定愛情基礎前,總是希望能兩人之間能夠有個什麼小物或承諾當作兩人初識的認證,有點像愛情鎮定劑,讓自己心煩意亂逐漸安定下來不再胡思亂想。

兩個剛認識的人,一起出去吃吃喝喝,若都是男方付錢,我覺得這無傷大雅,但是若是認識交往不久,便開始跟對方要大禮物或主動送對方大禮物,我個人覺得不大妥。

也許有另外一種人,像我這種人,剛開始和某一任戀人交往,我要求過對方送我一隻錶,錶的價格約幾千塊,並且我希望對方買對錶,他一只,我一只,這對我來說才像『在一起』,這樣的行為在別人眼裡可能像個怪咖,但就我個人而言,自己覺得倒像是一種愛情上的『認證』。

我不喜歡穿情侶裝、也不會去對方姓名或一樣的刺青,我覺得那太明顯,我喜歡戀人身上有一樣小物是與自己有關連,讓自己默默地無意間看到那個關連的景象時,當下的心裡會不自覺地喜悅,有點傻呼呼,但就是有種莫名的安定感。


萌生戀愛滋味很簡單,但要穩定愛情很難,交往到一個程度時,將物質轉換成行為來呈現,也許更能讓對方看見自己的真心真意。

但假如你從來不說,也從來不做,只是一昧地養成對方索求物品的習慣,最後兩人不歡而散,這一段感情到底是誰對誰錯讓人難以評斷。

若自己每次總覺得談錯了戀愛,沮喪著好像永遠無法遇到心靈契合的戀人,那麼有沒有可能是自己一再執著去尋找和自己不適合的對象有關呢?

愛情的認證,可以小小的,也可以大大的,但全看自己如何認定,有空時,不妨靜下心來問問自己吧。





* * * *


我們會笑人家笨,但卻不去了解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,很多時候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執著,可是我們卻沒想過,彼此之間既然沒有太大的爭吵,兩人又有什麼非分不可的理由呢?


有時候我們會以為自己是那男人的馬子,殊不知那男人卻認為我們只是他的紅粉知己,甚至不自覺的跟那些自以為也是馬子的人相互殘殺,全都因為恨不得男人眼中只有自己而造成的。

她從沒問過男人在他心中自己到底算什麼,自己明明很在意,還要特意不去問清楚關係,一切是為了故作瀟灑,其實心裡介意的很,也許像自己這種愛面子又逞強的女子,就會被認為自己活該這樣被對待吧。

原來是害怕聽到不是自己想聽的答案,於是就這樣放任他的沉默對應,在夜闌人靜時,她總會不經意的想起兩人的關係,到底是她所想的那樣,還是他所想的那樣,兩個人誰想的樣子比較重要,每次想到一個階段時,她總會搖搖頭對自己說:「算了,一切都不重要,只要還能跟他在一起就好。」

也許就是她這樣安巧、冷靜,他一直都沒有把他們的關係說的太明白,兩人在一起時他也顯得特別安份,相處的過程中沒有多餘的電話鈴聲擾亂,也沒有臨時放鳥,所以她也不想沒事找架吵。

但,為什麼她會知道他還有好多紅粉知己?

不是每個女人都像她一樣沉得住氣,半夜打電話來不出聲或像連鎖垃圾信的女人心事告白簡訊,有一次某個女孩很誠懇,她是用手寫信的方式寄信到公司給她。

但她並沒有太多怨氣與憤怒,因為她知道如果受傷就稱了那些女人們的意了,只是每次收那些訊息時,她身體不禁都抖了起來,她們都知道她的存在,也代表知道她生活中的一舉一動,她思考著另一個害怕,那就是她的人身安危誰來保護?

雖然這樣的情感糾結了好幾年,每當彼此有了一點不開心,她的姊妹們總會叫她離開他,而她最討厭姊妹們問她為什麼還不離開那男人,因為離開豈止是嘴上說的如此容易,只是無奈找不到狠下心的理由,那又有什麼能支持她離開他的勇氣呢?

我們會笑人家笨,但卻不去了解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,很多時候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執著,可是我們卻沒想過,彼此之間既然沒有太大的爭吵,兩人又有什麼非分不可的理由呢?

或許,愛一個人就是如此煎熬吧。

心裡想做的,往往比不上嘴上說的。

她相信只要自己用著悲情的韌性去承受那愛人的痛苦,這世界彷彿再也沒有比這更難熬的事了,其它那些紅粉知己的騷擾又能奈她何,有點變態自虐,但她甘之如飴。

和他在一起不是沒有掉過淚,她總是偷偷的哭,可能是感性容易感傷,總會忍不住替自己的感情滴下幾顆委屈,當然生活中有太多的歌真是聽不得,無論是車上廣播電台還是KTV的真人歌唱,關於那些情愛拉扯的歌曲,總是讓人聽沒幾句就會沒來由的哭起來,儘管如此,她從沒想過要離開他,因為她堅持相信有天他會完全屬於她一人的。

在你們看來有點傻,或許其它那些傻傻的紅粉知己也是這麼想吧,但其實我們一樣都傻。


* * *


所謂的「對的人」,不是想法和你一樣的人,而是和你一樣想用心維護這段感情的人。


收到一個失聯將近十年的網友N寫來的信。

他說他在逛書局時買了我的書,回家翻開書看到上面的作者照片,才發現是我,他的信開頭第一句就寫:當年就覺得妳對感情的看法很特別,沒想到真的出書了。

而我,立刻就想起了那件讓他認為「特別」的事。

其實我和N不熟,因為他起碼大了我十歲,每次見面都是一大群人,雖然交換了電話但從來不打、雖然交換了MSN但也很少聊天,那麼唯一一次深聊到讓他覺得「我對感情的看法很特別」的事件,其實也是個大誤會。

那一晚我心情不好。早上因為睡過頭,翹掉了某堂課,可是好死不死那卻是那個老師整學期唯一一次點名,同學捎來消息,說沒到的要補交一份報告,否則當掉。
我一邊趕報告,一邊為自己的壞運氣忿忿不平,為什麼我唯一一次翹課就被逮到,但另外有些人整學期都不見人影,唯有點名那一天福至心靈出席,就安全過關?

但N突然敲我,問我覺得應該送他女友什麼生日禮物好。

「妳是女生,應該比較了解女生喜歡什麼吧?」當時N是這麼說的。
『可是我完全不認識你女朋友阿!你為什麼不問問認識你的女友的女生朋友?』我只是希望他去問別人,不要再吵我。
「因為半夜線上都沒有人啊。」N沒察覺我的意興闌珊,反而開始長篇大論的講述他和女友之間的事。原來他老覺得戀愛平穩就好,但他女友卻希望有驚喜,兩個人老為了這些事吵架。
『就是想法不同而已嘛,沒有誰對誰錯吧?』我很敷衍。
「可是想法不同,感情就很難繼續下去啊。」N說。「而且她老是想改變我的想法!」
『你不是也想改變她的想法嗎?』我吐槽他。
「話也不是那樣說,兩個人在一起,本來就應該互相配合……。」
『感情是要互相配合沒錯啊,但也有適合不適合的問題吧!』我冷冷地說。『如果甚麼事都能互相配合的話,那我們何必找尋對的人呢?』
「……,嗯,這種想法,蠻特別的……。」

N大概察覺了我的不耐煩,很識趣的下線了,我反而生氣悶氣來。
我一點也不覺得這種想法有什麼特別的,路邊隨便抓個女生來問,十個有八個都會說「對的人」很重要吧?我覺得N只是察覺我的不耐煩,所以隨便做個結論好結束話題而已,而我一面覺得自己把翹課被逮到的情緒發在無辜的人身上不對,一面又覺得自己傾聽他的感情煩惱又不是我的責任,更何況我們又不熟。
年輕的時候是會很任性的說些「如果你愛我就該愛我的全部」之類的話,不過在發現自己也並無法做到愛對方的全部之後,就知道自己並沒有做出這種要求的立場。
我們口口聲聲說自己可以接受對方的缺點,但其實至多只是忍受,我們口口聲聲說自己可以尊重對方的想法,但其實只是藉此要脅對方尊重我們的想法,「我尊重你」的隱藏潛台詞是「你也該尊重我」,但問題是,我們究竟有沒有尊重對方,從來都不該由我們來說,而是要看對方是否真感覺到被尊重,不是嗎?

差異在戀愛裡有兩個名字:熱戀時叫互補,分手時叫個性不合。
和想法契合的人聊天相處,是多麼愉快的事,就像統派和統派在一塊、獨派和獨派在一起,那種可以暢所欲言的感覺,多麼快意。但上哪去找想法和你完全相同、沒有差異的對象,也就是俗稱的「對的人」呢?
亦舒有一本小說叫「剪刀替針做媒人」,裏頭有句話說「我不再尋覓,他不會來,也許,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,他遇到車禍,我倆失去見面機會」,我第一次看到時大受震撼,一字不差記到今日,每當聽見有人說到「對的人」這三個字時,這段話立刻就會躍上腦海,就像聽到周杰倫就會想到蔡依林一樣,完完全全操控於反射神經。

我也曾經深深相信自己有天會遇見那個「對的人」。
後來談過幾次戀愛,不得不開始懷疑遇上的機率,如果每次都得花三、五年去證明一個人是錯的人而不是對的人,那我們到底還能有多少時間、多少機會?
還有很多時候,是我覺得那個人什麼都對了,但在他的眼裡,我卻什麼都不對,那樣的愛情就像是一個天大的誤會,只是我始終都不明白,究竟是誰誤會了誰。

N的來信提到了他的近況,包含他和當年的女友結了婚、生了小孩,他的女兒今年八歲大,很喜歡我的書封面上那個女孩畫像,他順手把書給了他女兒,結果他太太大驚失色,把他罵了一頓,斥責他「怎麼給小孩子看這個」……等等的事,然後他問我,想法還是和當年一樣嗎?

我心想,不一樣,當然不一樣,都已經過了十年,怎麼會一樣?
然後在那個心想「哪有人十年前十年後的想法會一樣」的瞬間,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些什麼。

人的想法和觀念是會變的,就算我現在能找到一個想法觀念和我完全一樣的「對的人」,三、五年後,我的想法變了,那他就從「對的人」變成「錯的人」了嗎?如果是那樣,那我們還尋覓什麼?而像N那樣,當年和女友的想法不一樣、現在和太太的想法也不一樣又如何,至少他們一直都在一起。

也許,所謂的「對的人」,不是想法和你一樣的人,而是和你一樣想用心維護這段感情的人。
想法可以變,想法也應該要變,
但愛,或者說維護所愛的決心,才是真正不應該改變的。

他的心,一直都缺席。


現實是殘酷的,在眾多明顯到已經無法稱為跡象的事實之下,W卻還是像個將頭埋在沙裡的鴕鳥一般,不願意去面對眼前的現實。

嘩啦啦地,水龍頭的水不斷流出,餐盤上的殘渣一下子就被沖掉,恢復了原本的素白色。將洗淨的餐具一一放進烘碗櫃後,先前煮的咖啡也剛好配合時間地完成。

倒了一杯黑咖啡給自己,另外要給W的則是加了大量的牛奶以及濃濃奶泡,她一向愛喝Latte。

「還好吧?」端著咖啡走到餐桌時,看見了W對著窗外沈思,仿佛在想著什麼。
「嗯,還好啊,只是……。」W欲言又止,然後接過Latte。我知道她其實想說什麼。
還不就是那一段感情?被我們這群好友唸了兩三年的情債,到現在都尚未還清,即使對方其實已經脫軌數次,W仍然死心塌地守著這段不被眾人祝福的愛情。

「他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壞,他只是需要時間改變也需要有人拉住他。」每一回好友們不滿W的傻與天真時,她總是一貫地給了這款標準說法的回答。而不用追問,那個身負解救男友重責大任的人,就是她自己。

但是,現實是殘酷的,在眾多明顯到已經無法稱為跡象的事實之下,W卻還是像個將頭埋在沙裡的鴕鳥一般,不願意去面對眼前的現實。譬如,他幾乎很少主動打電話聯繫,都是W撥那些維繫感情的電話,有時還會得到對方的冷淡態度。

「已經三天了。每次打給他就是在忙,講不到三句話就必須掛電話。」W曾如此向我抱怨過。

又譬如,他不關心W過著什麼樣的生活,喜歡和不喜歡吃什麼東西,就連興趣都知道得很模糊。約會一起用餐時,總是以男方的喜好為主,因為他從不注意W的飲食喜好;一整個星期沒有見面,他也不會表現得特別想念;當W感冒發燒時,不但看不出他特別擔心,甚至要W吞幾顆成藥就好。

「昨天我心血來潮問他,知不知道我的興趣是什麼?結果他歪著頭想了好久,回答我說:『美食!』。」我記得,W在講這件事時,是一邊掉淚一邊說的,她不敢置信,已經相處了600多個日子的親密關係,還是沒讓他知曉自己最喜歡的是閱讀與聽音樂,這種突然把關係拉開成普通等級的回答,讓W比被刀刺傷還更疼痛。

但儘管如此,W還是願意相信心不在焉的他,其實是愛自己的,只是不善於表達。

「是不是該放棄了?」雖然可能無效,但我還是試著勸告W。
因為我又想起前些日子才發生的事情。關於他的也關於我的。

「嘿!要不要出來?我們去看個電影?」某個週五快下班時,FB突然傳來一則訊息,竟然是他發給我的。

當初因為好友W的關係,接受了他加好友的要求,之後常會收到一些讓我無法或不想回應的訊息,譬如“天氣涼了,要多穿點衣服”、“妳情人節要怎麼過啊?”或是“妳喜歡泰迪熊還是銀手鍊?”這些比較隱私或者說跟W一點兒都不相關的問題。

他忘了自己的身份,也忘了我是W的好友。
而我相信,我也絕非是他想要調情的唯一對象。

曾經暗示過W,請她多留意類似的狀況,但W始終認為他只是喜歡關心朋友也愛開玩笑。
不過由於次數實在太過頻繁,加上我與他的關係僅是架構在W身上,嚴格來說實在稱不上是朋友,因此我不這麼認為。

「該放棄嗎?真的沒法再繼續嗎?」W捧著已經降溫的Latte,皺起眉頭來。
溫度不再的咖啡,到底該不該喝呢?

「請相信,他的心確實沒在妳這裡,真的,」我看著不斷苦惱的W,想起他那則不該出口的電影邀約,心裡突然堅定了什麼,「他的心一直都缺席,妳還不懂嗎?」

突然,就像是被打開水龍頭似地,W的眼淚開始不斷往下掉。
無聲但洶湧地,直到濕了她的衣襟。 lemonz

追求了太久,反而迷失在「追求」之中,等回過頭來,才領悟:原來,這就是幸福。


常有人問教主「我的幸福何時會來」,教主比較疑惑的是,妳,真的懂得什麼叫做幸福嗎?一個人的人想要有交往的對象,因此對她而言幸福就是有戀愛對象;有了戀愛對象的開始有了麻煩,對她而言,要結婚就是幸福;有了婚姻的產生更多問題,盲目過了許久的婚姻生活,對她來說,解脫是幸福……。

寂寞的人覺得有伴是幸福,沒有孩子的覺得有家庭是幸福,有婚姻的覺得單身是幸福,人永遠都沒辦法滿足,因為,自己根本從來沒有認知過想要的是什麼,就去追求了,因為總是聽別人告訴自己的所以去做了,因為總是觀念灌輸我們的,所以人生就這樣過去了,最後,轉了一大圈,還是想要幸福,可是,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,或者想要的得到了以後,又真的就能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?

答案很明顯不是的。

年輕的妳,在一切還不清楚的時候,只知道追求下一個階段,至於再來會是什麼,誰想的到?誰又知道要在乎?
已經不年輕的妳,好像搞懂了什麼,卻失去了更多,再來會是什麼都不敢想,只知道要把握現在……,對,把握現在,現在就是幸福。
畢竟現在的結果不會是永遠的結果,現在的妳失戀,下一次可能閃婚得到五克拉鑽戒的就是妳;現在情場事業皆得意的人,下一次被劈腿的可能就是她,who knows? 對於總是疑惑為什麼還沒有人愛,為什麼還沒有談戀愛,為什麼戀愛還沒有結果的人,希望妳從此換一個角度思考這件事情:
妳要追求的是那一個階段的幸福?妳憑什麼覺得,得到了什麼就會一輩子幸福?怎麼說,沒有戀愛談的人,看看那些遇到屎男爛鳥的女性吧,比起她們,妳寧願一個人偶而寂寞但是快活,還是每天被拳打腳踢最後裝入垃圾袋裡丟棄?幸福,應該是一種狀態,滿足於自己所擁有的,對於沒有的不強求。
知道怎麼樣正面看待自己的遭遇,知道對於未來應該充滿信心,知道不屬於自己的不會是幸福,而不是只是發了瘋的想要那個,根本沒有嚐過味道的糖果。幸福如果是一顆糖,有的人就是對太甜的東西牙疼,幸福如果是一碗麻辣麵,即使聞起來香氣四溢,有的人就是胃受不了刺激,幸福如果是一杯酒,有的人就是會對酒精過敏,不是嗎?追求了太久不屬於自己的東西,沒有經歷過的經歷,反而迷失在「追求」之中,等回過頭來,才領悟,有時沒有,對自己才是最好。
原來,擁有生命,懂得呼吸,還有值得追求的事情,這就是幸福。

教主J

有次上「大學生了沒」,節目中吳克羣說,他相信一對男女會不會戀愛,是十秒中就能決定的。
當時我在一旁點頭如搗蒜。
同樣的話,詹哥詹仁雄也曾經在他的文章裡說過,男人會在見到女人的第一眼分類──可以戀愛的;不可以戀愛的。
其實某部分的我,也是如此。

我常常第一眼就確定我的愛情。眼前的男孩是我喜愛的,或許不動聲色,但內心暗暗心跳,當然有些人在當晚對談後,就分數扣個精光,也有人是瞬間燃燒,好想跟對方說:「來場戀愛吧!」
愛來的時候真的很美好,但在那十秒之後呢?
傳簡訊要怎麼才得體,打幾次電話才不囉嗦,一週要約幾次會,當所有的電光火石來臨之後,該死的家庭跟社會教育,讓我們躊躇不前,

我在想,當愛來的時候,幸福跟恐慌是並進的。
既感到幸福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對方;但接下來又要恐慌對方愛不愛自己。好不容易確定對方愛自己了,然後又怕自己哪裡做的不好。

愛啊,只是十秒的電光火石,卻讓我們用萬倍的經歷煩惱痛苦。然後在下一次的甜蜜之後又忘得精光。
可奇妙的是,愛情來臨時只要十秒,愛情逝去時也是。
當然,愛情有時候是緩慢地結束,只是,會在有一瞬間,讓你下定決心離去。
我周遭很多分不開的人就是如此,打算離婚的好姊妹,本來都在猶豫傷感,然而一通電話她就告訴我決定離去。
與女友交往多年,因為「精神戀愛」上另個女生的舊同事,一直不知道該選擇誰,卻在兩人攜手去法國渡假,下飛機的那刻,他醒了,他發現這樣下去沒有結果,在戴高樂機場,他跟女友道歉說他必須要離開,他的愛已經不再,他不想拖累他,他很無情的飛回台灣,女友獨自在歐洲散心。
天啊,那也是十秒的決定。
愛情是一個意外、一場地震,它瞬間發生,不管是一見鍾情、還是二見鍾情,就是在那秒,你發現了非他不可。
分手也是,或許在中間這過程中有許多餘震,多次想離開、又想算了,感覺有點愛,又搞不清楚,只是那刻,當離開來臨時,也不到十秒鐘。
然後接下來,我們又在期待,或再尋找再次的悸動,然後悄悄的祈禱,下次的十秒不要來臨,也就是,那分開的十秒。

當愛來的時後
緊緊抓住未必能得到幸福
但你不抓
又怎麼會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幸福?

愛情這回事,最叫人驚奇的是,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拿捏,才是掌握他最好的尺度。
握的太鬆、怕他跑了;握的太緊、又怕勒壞了他;只輕輕的保留、又怕他黏著不放;而不想放開他的時後、卻又使盡全力的逃走了。這愛情,真是太難令人掌握了。
從小到大,沒有一個老師或是任何一堂課、一門學分教過我們:如何掌握愛情、如何得到愛?要付出多少才能換來真愛?當愛來的時後,我們又該怎麼做,愛才不會離我們而去?
有無數號稱自己是多了不起的婚姻專家,出書上電視教人談情說愛的兩性專家,最後,落得離婚收場。
愛情,真的能教嗎?
真的有所謂的方法和通則可以把愛情,好好的握在手裡嗎?

我們也許可以用「歸類法」、用「經驗法則」或是「統計學」,獲得一些過去的經驗,分享而來的感受。讓我們可以更快掌握當愛來臨時的徵兆,當愛要走時的預警,以及處裡愛的方法。
不過,這些都只是大概,大概是這樣,大概是那樣;可能是這樣,可能是那樣,但那些,都不是絕對。每個人都不同,碰上的情況也會不同,處裡的方法不同,反應也不同。

既然我們不知道如何掌握愛情,那麼我們還能掌握些什麼呢?
我想,我們唯一所能掌握的事,叫做愛的能力。

所有的一切愛與不愛,都是取決自我們的選擇,不要說愛上不好的人是沒有選擇,不要說遇不到值得愛的人是沒有選擇,不管愛或不愛,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。愛上了不該愛的人,也是我們選的。
而這種選擇,就是愛的能力。

擁有愛的能力,是老天爺賜給我們平凡中最不平凡的禮物。
雖說我們總掌握不了愛情裡會出現的各種情況與考驗,但只要我們還擁有愛的能力,就能隨時掌握自己要不要愛,想要如何愛與愛的方式。
不論是要緊緊抓住這得來不易的愛,還是要談一場輕描淡寫,光說不練不緊抓的愛,都是因為我們可以擁有愛的能力。

如果這世界上我們連愛的能力都喪失了,那麼抓住什麼都不重要了。

我不知道怎麼教你或告訴你,如何抓住愛?
什麼力度和尺度才是最合適的我也不知道;我只知道,當愛來的時後,你不去抓,你沒有去愛的勇氣,那麼,你可能什麼也得不到了。

抓緊愛情之前,先學會如何抓住愛情吧。
創作者介紹

書齋·書災 / 小琢木☆ξ 紫薰柚

SugarJP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家盛
  • 寫的很坦率自然。。。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